双重挤压山西焦化业寻觅发展之策

2019-12-09 20:11:31 来源: 河北信息港

双重挤压 山西焦化业寻觅发展之策

生意社07月22日讯

“全国焦炭前段时间是被迫提价,由于本钱上升。”7月14日,孝义一家焦化企业的老总对解释,他同时泄漏自己的担忧,“乐观点说,现在大家是微利经营;悲观点说,随时会掉进亏损的泥沼,由于全国炼焦煤紧缺以致带来价格波动的局面尚未根本改变。” “这么说吧,就像是站在悬崖边。”他打了个比方。 但原料煤只是困扰之一,让山西焦厂老总们吃不香睡不好的,还有来自下游钢铁行业加快自建焦炉步伐,以及其它省份焦炭产能扩张带来的市场萎缩。 山西焦协秘书长张岗峰一针见血:两重挤压之下,如何“寻找明天的奶酪”,从而实现可持续发展,是山西这个老牌支柱行业集体面对的考卷。 “发烫”的炼焦煤 在山西焦协近日召开的市场分析会上,所有参会老总都在为炼焦煤抱怨,不光价格多变,还得排队。 “煤荒”成为山西焦煤老板们的集体心病。 进入2008年,全国炼焦煤市场一直牛气冲天。 以我省为例,媒体披露,春节过后,临汾、晋中等地的焦煤生产大户多次提出涨价的要求。5月份,焦煤价格平均每吨较年初上涨300元―390元,涨幅达40%―50%。以每1.4吨焦煤烧制1吨焦炭比例计,焦炭每吨本钱上涨420元―540元。6月至7月,山西一家主要焦煤供应商连续上调焦、肥煤价格,调整后对外市场销售价格突破2000元/吨。 为何炼焦煤会如此炙手可热?市场需求是主要推手。 以今年4月为例,全国焦炭产量近3000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300多万吨,同比增长12.4%,较3月增长57.41万吨。焦炭产量一直在扩大,原料煤的身价不可能不涨。 其次,安全监管趋紧,客观上导致供给难以跟上需求快速扩大的速度。以我省为例,2007年洪洞矿难,临汾地区的乡镇及地方小煤矿全部处于停产状态,其中大部分是出产炼焦煤的矿井;2008年6月13日,孝义矿难,该市大部分煤矿应声停产整顿,而当地产煤一样多为炼焦煤。 原料紧缺还造成全行业资金链紧绷,原来一元的东西现在要拿出两元,“流动资金全给了煤矿,”古交1老板大倒苦水,“下游钢厂的日子也不好过,所以给焦厂回款已经出现问题。自己手里没现金,心里特别不踏实。” 今年3月,山西最大的一家焦化企业开始传出亏损的消息;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的今年一季度业绩只有两分钱,让外界大跌眼镜。 “上半年是连滚带爬,”山西焦化一位人士坦言,“如果局面一直延续,焦化业将迎来生死考验。” 收紧的钱袋子 另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高悬。 山西焦企有两个“90%以上”:90%以上是民营企业;90%以上是独立焦化厂。 显然,对山西焦化业而言,下游钢铁行业是毫无疑问的衣食父母。 但这个“衣食父母”的钱袋子正在收紧。 “宝钢等十几家大型钢厂正在加快自建焦炉的步伐,他们宁愿买山西的煤,而不是焦炭。”太化焦化一位负责人忧心忡忡地对表示。按他的分析,再过两年,也许这些钢铁伟人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这块被挤压掉的市场会有多大?他估算,应该达到70%左右。倘若如此,对独立焦化企业而言,蛋糕切去了大半,同样是“灭顶之灾”。 当然,钢厂一样受到了炼焦煤供不应求的掣肘。“这也许能延缓他们自建焦炉的速度

,”煤气化运销公司一位人士认为,但他提醒同行,“钢厂自建焦炉的决心不容怀疑,焦炭市场萎缩已是板上钉钉。” 如果这还算“远虑”,可以从长计议,另一个消息则让焦化业神经不能不更加紧张:全国钢铁业整合风起云涌,大型钢铁集团正纷纭浮出水面。按照2007年唐钢和邯钢的产量,近期刚刚组建的河北钢铁集团产量将到达3000多万吨,成为国内第一、世界第五的巨无霸。 毫无疑问,钢铁业正在争取市场话语权的道路上疾行。据悉,河北钢铁集团马上要开展集中采购,“人家是真正的航母,你怎么和它讨价还价?下一步焦炭价格谈判无疑会很困难。”煤气化一位副总给业界敲警钟,“这对山西独立焦化业不是‘好兆头’,原来的话语权在削弱。” 导致市场萎缩的压力还来自于省外同行。一个客观事实是,在山西焦炭实施“紧缩政策”时,山东、河北等省的焦炭产能正在扩张,两省目前的总量直逼山西。山西焦老板们“委屈”的是,外省的同行没有政策性本钱的压力,有人算账,如果把煤炭可持续基金和焦炭排污费等都加上,山西焦企比外省同行的本钱要高出100元左右,“现在山西焦炭是老大,以后会不会还是老大呢?”。 当然,焦企老板们对政策都双手赞成,因为这关系山西的明天,“大家在关注政策短期对区域竞争力的影响”,山西焦协一名人士认为。 寻觅因应之策 焦化业是山西传统四大支柱产业之一,据悉,2007年全行业收入超1000亿元,上缴利税100亿元以上,占到全省财政收入的10%左右。焦化业又是出口创汇领军行业,是山西惟一拥有“国际话语权”的行业,地位举足轻重。在环保严格自律的情况下,如何实现焦化业可持续发展是建设新型能源基地的题中之意。 “协会一直在调查研究,下访市场,上递建言,充分发挥自己行业组织的应有作用。”张岗峰表示。他透露,协会正和其他几个部门联合发起“征文大赛”,主题就是如何“救市”。 分析人士认为,要破解困局,首先要应对炼焦煤的紧缺及由此引发的价格坚挺。 首先要寄望于全国范围内控制需求,即从严控制焦炭产能。其一,不新批项目;其二,进一步压缩现有产能,“我们已决定,从7月8日起,山西焦炭联盟盟员单位再限产20%。”张岗峰对说;其3,要更加严厉地“封杀”违规焦炭产能,避免有限的焦煤资源流到“问题焦厂”去。 打比方,这就是“关闸”。 全国产煤省增加供应也可稳定炼焦煤价格。如我省作为煤炭大省,在稳定煤价方面一直以大局为重。以电煤为例,省政府已经屡次召开会议,要求全力增加煤炭供给,山西电煤的销售均价甚至低于全国均价。目前山西保障市场供给的思路是,在确保安全的条件下组织国有重点煤炭企业和机械化程度高的骨干煤矿来增加生产,加快在建改造矿井的手续完善和建设进度,使这部分煤矿早日投产运行或者试生产,增加产能。业内人士进一步建议,可以加快国有大矿整合中小煤窑的步伐,让合法合规的中小煤矿尽快验收复产。 打比方,这就是“开渠”。 说到“开渠”,不能不提及1桩业内尽人皆知的公案:上世纪8九十年代,山西的焦厂们受到小煤窑廉价煤的诱惑

,冷落国有大矿,甚至常有违约行为发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眼下中小煤窑纷纷关停,焦煤紧缺,一些国有大矿“还以颜色”,缺少供应本地焦化厂的积极性。如果由政府协调,山西焦协出面,凭借协会的公信力,能否尽释恩怨,重启双方的紧密合作之旅呢?焦厂对此都抱有厚望。毕竟,相比输煤,输焦输化产品更符合山西勤俭资源、结构调整以及建设煤化工大省的内在要求。 除“关闸”和“开渠”,山西焦化企业集中采购也不失为良策。与钢铁业资产重组后的集中采购不同,分散的焦化业需要山西焦协这个行业组织出面,“我们正在了解每家企业采购的具体情况,以便制定方案,”张岗峰表示,“集中采购可以提高对煤矿的议价能力,争取一定的话语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动。” 其次,要“晴天备伞”,必须及早应对市场可能大幅萎缩的潜伏风险。 分析人士认为,要尽快开辟第二战场,大力发展化产回收加工,以“化”养“焦”。其实一些嗅觉敏锐的焦厂已在悄悄布局,太化焦化在这条路就走得比较远,据介绍,现在焦炭与化产品的收入比是5:5,明年能到达3:7,最终目标是2:8,从而打造出可以抗击市场风险的产业链。 目前,化产品收入占全省焦炭业总收入的比重由2004年的不到5%,已经提高到2007年的20%。 事实上,山西在焦化行业“十一5”规划里明确提出,鼓励焦厂开展化产回收加工,“11五”末化产收入要实现200个亿;省政府今年又把循环经济列为四大攻坚之一,发展化产回收加工可谓正逢其时。 “政府肯定会在政策上有考虑,支持焦化业可持续发展,”张岗峰表示,“协会也会认真履责,为行业福祉奔走

。”他很乐观:有政府,有协会,再加上焦化厂商团结一心,山西焦化业一定能度过大关

,为山西转型跨越崛起贡献力

重庆治男科医院哪好
肇庆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浙江治癫痫病费用
中山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赣州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