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企同抗到单骑应诉我国鞋企反倾销摸索前改革

2020-05-21 05:12:38 来源: 河北信息港

从百企同抗到单骑应诉 我国鞋企反倾销摸索前行

作为我国制鞋企业的代表,郭炜文以欧盟对华鞋产品反倾销应对同盟副秘书长的身份,在2007年初参加了欧盟对修改贸易救济工具绿皮书的意见征集活动。在这份含有32个问题的问题单上,她经过慎重推敲写下了自己对欧盟贸易救济工具的修改意见。 企业联合抗辩初显成效 欧盟在贸易救济措施修改问题上主动向中国制鞋企业征询意见,这1具有抛出橄榄枝意味的举动,并不是凭空而来。 事情要追溯到2005年,欧盟开始对我国出口的劳保鞋和皮面鞋发起反倾销调查,其中劳保鞋涉案金额5255万美元,皮鞋涉案金额为7.3亿美元。该案共触及中国1200余家制鞋企业和400多万工人。因此,被誉为近10年来,欧盟对我国发起的最大反倾销案例。 调查之初,我国约有150家企业参加应诉。但是,经过半年多调查,欧盟史无前例地谢绝给予全部13家被抽查的中国鞋类企业以市场经济地位。 此举一出,以万邦等7家被欧盟委员会抽样调查的广东皮面鞋生产企业为首,连同未被抽样调查但填写了调查问卷的番禺创信鞋业,在广州举行会议讨论应对之举,一致同意发起成立欧盟对华鞋产品反倾销应对联盟,进行集体抗辩。 经过各方努力,我国抗辩鞋企获得首次成功——欧盟取消了对劳保鞋的反倾销调查。此后,欧盟对华鞋产品反倾销应对联盟这个完全由企业自发组织的团体,为保护中国鞋企的共同利益继续与欧盟的反倾销措施展开着正面交锋。 2006年10月,欧盟正式肯定对我国皮鞋企业征收16.5%的反倾销税。对此,我国相继有9家企业应诉此案,力争零税率。奥康团体行政管理中心工作人员梁彦平告知,虽然目前公司出口欧防止被淹。盟的皮鞋产品所占比例并不大,但从全部市场的发展来看,欧洲仍是一个理想的出口市场。他说:“现在欧洲的制鞋产业已步入‘夕阳’,欧盟市场早晚会成为非欧盟企业的必争之地。中国企业要有备无患,提早铺平道路。如果此次不积极应诉,未来我们可能会面临更高的税率和更长的征税期。” 现在,这9家企业与欧盟的对抗陷入了拉锯战。经过整整1年的等待,前不久,企业陆续收到欧盟一审法院转发的欧盟部长理事会和其他相干利益方的第一轮书面答复。 继续上诉不放弃任何机会 据了解,近年来在对外反倾销策略上,我们国家常常采取先集体抗辩,争取取得市场经济地位,再由个别企业单独上诉争取零税率,行业协会在其中起组织发起召集的作用。但是,在此次中国鞋企对抗欧盟反倾销措施的进程中,万邦等大型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行业协会的角色。 对这类抱团的抗辩方式,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盛建明给予了肯定:“我国鞋企在对抗欧盟的反倾销调查中的表现有着积极的意义。在面临国外发起反倾销调查时,中国企业应当勇于应对,要公道利用规则保护自己的利益。” 不仅如此,他认为这次合作抗辩可以说是向新型的自下而上的行业协会制度转变的一个契机:“这类以龙头企业为主导的合作机制,可以使企业之间更好地分享信息。” 了解到,奥康在上诉欧盟的时候也联合了其他3家企业,对此北京WTO事务中心法律事务部主任董淑荣认为,此举好处明显:“组织有效的联合应对不但可以更好的分享信息和资源,争取最好应对效果,还可以共同分担昂贵的律师费。” 然而,从应诉数量的变化上可以看到,许多先前参与抱团抗辩的企业没有加入上诉的战团,对此郭炜文道出了其中的无奈:“除对应诉成本的斟酌外,在先前的抗辩中,由于欧盟方面过量将政治因素牵扯其中,使得许多企业都丧失了对它的信任。” 另外,她还告知,近年来国家宏观政策对于加工贸易的调剂和劳动法的实行,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企业应对国外反倾销的态度。现在有不少的国内企业正在斟酌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试图将生产基地转移他国。(汪秀芬 邢梦宇)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四磨汤对黄疸有用吗
加味逍遥丸与逍遥丸的治疗效果
糖尿病胃轻瘫为什么反复
本文标签: